• 昨晚发了两个呆 - [生活 Life]

    2008-01-1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engyeshou-logs/14029659.html

    看完《神谕之夜》前,楼上的女人拖着厚重的高跟鞋在地板上砸得梆梆响。《神》跟天花板上的响声一样惊心动魄,那个离家出走的葆恩的故事很吸引人,尤其是他被关在防空洞时我迫切想知道下一步他怎样脱离这个困境。不过,作者开始把墨水献给了小说真正的主人 公,到最后干脆让他的主人公,那个作家把葆恩的故事撕掉,扔到垃圾桶里。shit!怎么能这样,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葆恩会怎样。

    当然,《神谕之夜》的重心不在葆恩的故事里面,也不在葆恩读的那本也叫《神谕之夜》的故事里——算了,有时间再写《神谕之夜》的读后感吧。不过,小说家不能杀人,却是可以让我们茶饭不思。这也是作为一个写作者的魅力所在。

    我以前是不怎么读侦探类小说的,一个是因为有些写作者自己傻逼中的傻逼,却把读者当傻逼中的傻逼中的傻逼,第二个原因是,如果写作者的技巧太好的话,我又会陷入故事里面去,废寝忘食,欲罢不能。我对侦探小说的态度是,“因为不想受到伤害,所以选择拒绝”的逃避心理。

    看完《神谕之夜》,发了一会呆。然后把《东邪西毒》从碟片堆里抽出来又看了一遍。看完后,还是有许多想法,尽管这部电影我看过屈指不可数遍。然后又发了一会呆,就翻看《追风筝的人》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