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昨天谷歌上线了影讯整合搜索,谷歌黑板报上的《用网页搜索方便查影讯》介绍道:

    1、在http://www.google.cn的搜索栏中直接输入“电影”“影讯”等关键词,就可在搜索结果的最上方看到谷歌电影整合搜索;

    2、 根据提示输入城市名称,或者在搜索时直接输入“城市 + 电影/影讯/影院等关键词”(例如:北京 电影),便可得到该城市目前热映影片的基本信息、预告视频,并进一步查阅影片的放映时间;

    3、也可以直接输入影片名称或者“城市+影片名称”(例如,北京 见龙卸甲),即可浏览该电影的预告视频及放映时间,点击“更多影院”还可浏览更详细的放映信息。

    我按照3的方式测试了一下,省会以上大城市基本上都能搜到影片的上映时间。嗯,这个功能不错,如果google在此基础上强化一下推荐功能,加入票价对比信息、地图功能,那么就更好了。 

  •  

    曾 经执导过《英国病人》(English Patient)的著名导演安东尼·明格拉(Anthony Minghella)18日因病不幸去世,享年54岁。

    除了这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外,他还指导过《一屋一鬼一情人》(Truly Madly Deeply)、《天才雷普利》(The Talented Mr. Ripley)、《冷山》(Cold Mountain)、《破门而入》(Breaking and Entering)等影片。

    去 世前他正在拍摄根据苏格兰作家亚历山大·麦考·史密斯(Alexander McCall Smith)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《无敌女子侦探社》(The No. 1 Ladies' Detective Agency),另外还在计划筹拍短片集《纽约,我爱你》(New York, I Love You)中的一部。

  • 半桶水理论的说法是,世界上只有那些半桶水才会自以为是地摇摇晃晃。用在我身上真是汗颜得很,拿刚刚揭晓的奥斯卡来说,我倒了大跟头。

    最佳导演上,我赌了一个冷门, 朱利安·施纳贝尔,并且信誓旦旦对没有看过他的《潜水钟与蝴蝶》的朋友说,虽然《老无所依》的科恩兄弟很有盼头,但是奥斯卡的学院说不定会给艺术一次机会,让身为画家的朱利安得奖,直接刺激所有画画的人都改行拍电影,就像新浪让所有人都来浪一浪,写博客一样。

    最终的结果是,学院没有给朱利安一次机会,我也失去了头领神奇预言的光环,苦心勾勒的一幅奥斯卡金钗图没有一个对上。

   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上一次我心血来潮,看到甘肃彩民喜中亿元大奖后,好玩也买了个双色球,结果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,嘴唇吻屁股去了。

    有一个叫斯科特·曼特兹(Scott Mantz)的家伙对奥斯卡预言就很准,毕竟是“走进好莱坞”(他的博客叫此名)的影评人。这位美国NBC电视台著名娱乐节目《走进好莱坞》(Access Hollywood)电影板块的主持人在22日撰写的博客中预言奥斯卡的各个奖项归属,他预测《老无所依》将会获得最佳改编剧本,《朱诺》将夺得最佳原创剧本,科恩兄弟将手捧最佳导演小金人,而《老无所依》将摘取最佳影片小金人……好吧,套用张同学的话,“很准很正点”。

    斯科特当然不会从普华永道那里获得高考试卷一般的选票结果,奥斯卡也不像国内某些奖项的颁奖礼一样,提前公布游戏答案,所以对于乔治·克鲁尼来说,即使斯科特·曼特兹的预言说乔治有“可能”而不是“将”获奖,克鲁尼先生也不会吃惊,预言本来就是很不靠谱的一件事,并且,按照克鲁尼的话来说就是,“我是奥斯卡上的希拉里”,会不会出现奥巴马,事前谁知道呢。

    对于预言全线失守的我来说,以后可以预测这种奖项结果,但是不要动不动跟人赌,奥斯卡毕竟不是中国国家男子伤心足球队。

  • 我常常用自己的名字以及不同的笔名,为不同的出版物写(影评)……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段真正快乐的时光;我可以常常去看电影,然后谈论它们,而且有人付钱让我这么做。我终于能够挣够钱可以从早到晚作自己喜欢做 的事,我很感激这段时光因为在此之前的七八年时间里,我都苦于挣钱吃饭与付房租。

    ——特吕弗《影评人的梦想是什么

  • 影片中渗透太多的哲学、政治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,就像那日听一位60岁下岗学者批判色戒那样,意识形态或者毛时代的东西竟然“枯树床头万墓春”,他吐沫横飞,我在下面胆战心惊,心想还好他已经无权,不然中国电影真的要盖棺了。

    不知道戈达尔(我一直以为他是女的)如果活着,做电影局官员的话,电影会不会被他搞垮。影片强调政治性没有什么不好,但是这位法国新浪潮的旗手希望他的同路人特吕弗也跟他一样做,害得特吕弗最终跟他翻了脸。

    戈达尔没有放过特吕弗,一直批判他。特吕弗气不过,拍出一部《最后一班地铁》,法国国宝凯瑟琳主演。影片的隐喻意义很严重:凯瑟琳身边有两个男人,她的老公搞纯艺术,而情人则是革命党人。

    凯瑟琳挺能整,艺术与政治一个不落下,两手都很硬。特吕弗也许是想告诉那帮天天叫嚷着政治的人,我特吕弗能搞艺术,也能搞政治。

    btw:江清同志曾任电影局老大。